太平天国洪秀全围攻桂林的历史

2013-04-26附属中学

太平天国洪秀全围攻桂林的历史
[日期:2012-05-19] 来源:历史教研组  作者:  

清道光30年(公元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起义,以红布包头、蓄发易服为别,又以“天下一家,共享太平”取名。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8月,太平军占据永安县(今蒙山县),封王建制,推洪秀全为天王。清廷闻报,即调桂、湘、粤、川数万清军围剿太平军。第二年四月三日,洪天王下诏突围,率领太平军及眷属近一万人众向北突破三道关卡,直指省城桂林。
 

一、破关夺卡进军桂林
4月16日,太平军前锋到达城南约50里的六塘、大岗埠、良丰一带,逼近省城。大岗埠是广西团练头目唐仁、唐岳父子的老巢,他们联合以良丰官僚地主文翰为首的地方团练急欲阻止太平军北上,指挥各据点炮击太平军。几个回合后,却被太平军一一击破并捣毁团练各据点,还使大岗埠唐家庄园“几遭洪逆之乱,室庐无存”,又在良丰烧毁了团绅文翰大宅,狠狠打击了团练的嚣张气焰。 太平军在六塘突围北上,在永安合围的清军也紧紧尾追而上。这时在荔浦马岭尾追的兵勇走到六塘,巧与太平军的前锋遭遇,欲阻击于此,但抵挡不住,弃甲丢盔而逃。太平军前锋将领罗大纲心生一计,换上清军的旗帜衣甲,于四月十七日晚赶到桂林南门桥外,想以伪装智取赚城。只见城门紧闭,城上旌旗林立,虽然心知有异,太平军还是向城头喊话:“向大人回城了,快开城门”忽然城上一阵呐喊,广西提督向荣在城头回道:“我老向早回来了!”话毕,弓箭齐下。原来,太平军就是从永安北面的向荣防区突围北上的。向荣因连吃败仗,还破了网,遭到问罪,心急如焚,强令所部日夜兼程,抄行小路抢先回省城布防了。罗大纲见行藏已露,赚门不成,下令攻城,但向荣指挥拼命防守,战至天明,城未拿下,太平军因是小股先头部队,怕暴露虚实,暂时退兵等待主力。
 

二、弧形钳制初攻省城
当时的桂林城“南北七里三,东西五里半”,十一道城门,居民约莫四、五万。东西有漓江、桃花江;北有铁封山、鹦鹉山为屏障;城内又有宋建明扩的双城两壕,易守难攻。
太平军于十八日兵临城下,立即开始了攻城部署。其主力六干人左右,扎营在丽泽门、西门、南门、文昌门外第一线;后卫营设在将军桥北端,对省城形成了半月形包围;又以牯牛山、象鼻山两制高点设立互为猗角的炮营阵地,迅速将一尊尊千斤重铁铸猪仔炮架上了山顶;太平军是全家从军,老营、女营、辎重及家属则扎营在訾家洲至斗鸡滩漓江面数十只船队上。西门大营设在牯牛山、南门大营设在将军桥、攻城指挥部设在象鼻山下的云峰寺。由西王肖朝贵、军师罗大纲督战攻城。
这时,城内的清廷文武大员早已乱作一团。提督向荣虽率有兵勇、团练共三千余人,但都是在永安城下的败军,且守城铁炮多已丢在永安,只好依靠在昭忠祠的地下发现了20余门明窖大炮,仗着省城城高垣厚,龟缩城头。是夜三更时分,太平军开始了攻城。先是东西两犄角的炮群打响,接着太平军向南门和文昌门发起攻击,并使用云梯攀登城墙,几乎成功,但清兵用滚油、热粥、开水从高墙下浇,使太平军烫死烫伤,难以爬上墙头,攻城未取得成功。
 

三、将军桥头击毙二将
4月19日,太平军正准备再次攻城,这时帮办广西军务的广州副都督乌兰泰已率部从永安追来,距城只有10余里,已造成后顾有忧。乌兰泰在永安合围太平军时,是负责南面防区,未遭突破,还俘获太平军的天德王洪大全,一直沉浸在狂喜之中。此时,他准备突破太平军的后卫,妄图与向荣部内外夹击,再获大功。于是太平军决定,先歼追兵再攻省城。当即,翼王石达开率兵在城南头塘的将军桥北设下埋伏,静待骄军的到来。快到头塘(今崇信村)时,抢功心切的乌兰泰仅率千总李登朝及三百余骑亲兵为前锋,拍马先行,欲赶到敌后布阵。午后时分,当乌兰泰行至将军桥,他又只令数十余亲骑随他策马先行过桥,不料进入了太平军的埋伏圈。此时,在南门城楼上的向荣已远远看见乌将军的麾帜正在过桥,知援军即到,好不高兴。但就在瞬间,于桥北布下埋伏的翼王石达开一声令下,枪炮齐鸣,万箭齐飞。清骑中了埋伏,狼奔豕突,忙于避弹防箭,难以招架。主帅乌兰泰“炮中右膝”、“马亦中箭”,落得个人仰马倒,几名亲骑急忙将他救上马背,掩护着突围南退,逃到阳朔乌牢村才下马治伤。千总李登朝刚立马桥头顽抗,指挥反击,被太平军击毙。乌军前锋三百余骑除少数突围,大部被歼。向荣虽是着急,但也不能出援。将军桥伏击大捷,使太平军巩固了攻城后防。乌兰泰由于“炮伤入骨”、“热毒内逼”,抢救了20余天后身亡。将军桥原名安溪桥,早在五代时,就有楚王马氏的指挥使秦彦晖将军在此打退了南汉兵的进攻,始名将军桥,但经此捷之后,将军桥更是出了名。
 

四、猛攻省城震惊朝廷
就在将军桥之战时,牯牛山的太平军也炮击城西丽泽门方城,把正在指挥的清将长明炸得脑浆四溅,守城官兵逃下了城头。向荣为了负隅顽抗,在城内挨户抓丁,以每丁每日发钱三百文,强征居民登城助守。为了不给太平军提供攻城掩蔽,向荣又下令将城外民居尽数捣平,一时,方圆30余里城外的民宅夷为平地,仅仅保留了河东的水东街。清军紧闭城门,却要老百姓敞开家门,还令各户门前点灯照明,以防太平军趁黑混入偷袭。21日起,太平军乘着将军桥伏击的胜利,发起了总攻。太平军在文昌门外的张氏祠堂增设炮台,对着文昌门。战斗以三处炮台的炮击开始,接着太平军以抬枪、粉枪、松木炮、网炮、火索炮、弓箭、长矛、勾镰、佩刀与藤牌为武器向文昌门和南门前进。清军则以密集的铁炮、枪弹、矢石及抛掷大量的火药罐还击。这时有数百名太平军兵士身著湿棉花,头顶湿棉被、方桌勇敢前进,很快竖起了几架云梯,强行登城。清军又用铁瓢将滚烫的松香、桐油混合着热粥往下拨,太平军伤亡很大,但前仆后继,已有少数太平军战士爬上了城头,与清兵展开肉搏,守城清兵开始畏惧纷纷后退。亲自督战的向荣心急如焚,立即斩杀了几名将领,逼着官兵坚守。向荣在永安围剿太平军失败,已是革职留用,他深深知道,要是省城失守,他就要被朝廷砍头,现在只得砍了部将的头,才能保住自己的头。一级压一级,总兵、参将都被迫推上了前沿城头。22日,太平军又开始攻城。象鼻山的炮台居高临下,几发炮弹将抚台衙署的大堂击塌,堂翻瓦飞,旗桅击断,一直躲在佛堂里焚香祷告的广西巡抚邹鸣鹤,被吓得抱着封疆大印逃入到城中的新安会馆避灾。堂堂的封疆大吏衙署竟遭到“长毛贼”的炮击,咸丰皇帝为之震惊,即严旨申斥:“象鼻山为水陆要隘,必应痛加剿击,勿令据险”。危城将破,向荣不知如何是好,正好就在咸丰帝的严斥时,大批援军来桂,此时城内已有二万余清军了。太平军见官兵日趋增援,还是加紧攻城。造吕公车再攻省城,太平军“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革命宗旨,使居住在桂林城西门外五里圩(今东安路)一带的回族青年响应号召,参加太平军革命,并建议和帮助太平军制造吕公车。4月26日,开始制作吕公车。吕公车用大根圆竹制成,车宽丈余,高齐城墙,上有一丈见方平台可供开仗,前与左右用厚板屏蔽炮弹流矢,车下装四轮可以进退,车中备有7架云梯,可供多人同时攀爬,车上还放有特制竹制火药喷筒。5月4日,右江道员张敬修率兵勇自昭平援桂,调防在飞龙桥 (今芦笛路飞鸾桥一带),以加强城西防卫,驻扎在甲山佛山脚的太平军乘张部扎营未稳,发起攻击,将其都司额勒和泰及守备马占魁击毙。就在佛山脚大捷之时,五里圩制造的吕公车成功。6日,太平军用吕公车攻城。开战之前,象鼻山的炮台再次炮击巡抚衙署,将其大堂前檐击塌,城中文武大员再次大乱。接着,太平军战士们摇旗击鼓,推着数台吕公车向文昌门冲去,车上特制的一丈三尺长的喷筒向城头清军发射火焰,战斗场面非常壮观,这庞然大物一时把敌人怔住了。城墙上下的攻守战已进入白热化。向荣早已获得造车情报,也作了大量防备。他督促官兵时而抛掷滚木、擂石;时而投放灰瓶、火药罐;时而发射枪炮、弓箭;时而泼浇开水、烫粥、滚油。太平军战士毫不畏怯,在吕公车的平台上叠上湿棉胎,仍在猛冲。一时,城上城下,喊声震天,硝烟弥漫,攻城守城,都在拼命。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攻守双方都伤亡惨重,太平军打不进去,清军也不敢出击。太平军在地面使用吕公车攻城时,也在挖掘地下坑道准备爆破城墙脚。但是掘开了的坑道,又很快被周围的江河湖壕水的渗透,无法引爆炸药。向荣还强征城内所有的盲人,命令他们日夜伏墙监听,使挖掘城脚难以进行。15日,太平军再次运用云梯、吕公车猛攻文昌门、南门,但清军已有了多种破击办法,他们用大擂石滚压车体、用长竹杆绑上火棉引烧车身,用九节铜炮轰击战士。因吕公车车体过大,易被敌人击中,终究未能发挥它的威力。
 

五、主动撤围挥师北伐
到了五月上旬,双方力量已发生悬殊变化。清军屡次受挫后,已从湘、黔、川、豫、滇、闽、粤、徽、苏、桂等十省调来了三万余援兵,企图将太平军聚歼于桂林城下。鉴于桂林城墙高垣厚,易守难攻,再者月余的闭城,城内居民已难以生计。省城围攻已使敌人闻风丧胆,又消灭了数以千计的清军,已经达到沉重打击清廷的目的。五月中旬,洪秀全与杨秀清下令解围,北伐中原,扩大影响。撤围前的三天内,太平军又作了周密部署:以小分队轮番进攻,不给敌人喘息;漓江船队的女营向清军水师发起攻击,摆出水陆齐攻的阵势;猫儿山(即辰山)清军是城东敌人的重要据点,它阻止着太平军的北上。太平军轮番进攻,使得他们不敢出营。19日夜,是太平军撤围的时刻。是晚,炮声隆隆,太平军佯攻城池,初更时向南门、文昌门发起进攻;象鼻山下的得月楼内,灯火通明,似太平军的将领们在商讨军机;象鼻山上则炮火不断,人影晃动,战鼓紧催。但在五更之后,太平军全军已分东西两路撤围北上。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清军才发现中计上当了。原来,是绑在鼓上的山羊在拼命挣扎,前蹄在击鼓作响;是引燃长短不齐的火绳,在依次鸣炮;是穿着号衣的草人在山上晃动。向荣又气又急,要将太平军聚歼于桂林城南象鼻山下的旨命成了泡影,旧伤复发,“疽溃于胸”。太平军围攻桂林34天,历水陆24战,以灵活多变的战略战术,沉重地打击了清廷,以转守为攻,变被动为主动,为攻取南京,奠定了基础。
 

 

附注
网址链接:http://www.hsly.cc/article.php?id=173
该资料与课程结合点:人教版必修一第四单元:近代中国反侵略、求民主的潮流第11课《太平天国运动》
 

 

太平天国与桂林:铁打桂林城
 

1840年鸦片战争后,白银外流严重,封建社会危机进一步加剧,在“捐税”“浮收”重压下民不聊生,国内矛盾迅速激化,农民抗漕、抗租斗争如火如荼。天地会、白莲教等积极活动……广西山高林密,是清政府统治比较薄弱的地区,民间秘密组织发展很快。1844年洪秀全、冯云山创立的“拜上帝会”进入广西的桂平、贵县一带山区,在农民和矿工中发展组织,制定一系列宗教条规。1850年夏,拜上帝会与地方团练的斗争激烈化(清政府曾派林则徐以钦差大臣署广西巡抚前往弹压,林赴任途中死于潮州,算是保持了晚节,未成为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1851年1月11日(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拜上帝会在广西金田村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洪秀全称天王,会众共一万多人。清廷调集五省绿营军镇压围剿未果。太平军驻永安州(今广西蒙山县)半年多,封立王位(东王杨秀清,可节制诸王;南王冯云山;西王萧朝贵;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增订官制、颁行天历。
    1852年4月太平军从永安突围北上,矛头直指广西首府桂林。4月8日(或说18日),太平军先头部队抵桂林城下,一场持续41天的激烈攻坚战就此拉开序幕……
介绍这场生动的战争之前,在这里特别要提到一个人,一位古代“战地记者”──当时身在桂林、神秘兮兮的“无名氏”。对这位号称无名氏的老兄的真实身份说法很多,已经150年了,难以考据落实。据查资料,他大约是一位“我想去桂林”的游客,一位江浙才子,但他的旅游时机没选好,算是世界上最倒霉的旅游者了──碰上太平军突袭桂林,城门突然关闭,想开溜已来不及,山水风光游不成也罢,还被桂林人“抓壮丁”赶到城头上去充当炮灰,一当就是41天,天天出生入死,你说倒霉不倒霉?
于是这位老兄一肚子怨气,拿着桂林人递给他的一支长矛(或大刀或木棒或铁叉之类)气嘟嘟地站到了桂林城头上,去帮桂林人守城!
 这位公子哥儿一肚子委屈无处发泄,于是便写诗——“多少不平怀往事,登高握管恨难渲”,他大骂官府,又骂太平军,两边骂!他是才子,那诗自然写来尖刻寡毒,讽刺挖苦,首首精彩绝伦,又是站在广大老百姓的角度来写,而当时桂林老百姓对官府也极为不满,当然大快人心,也就风传开来了。有好事者(或他本人)将这些诗用毛笔题写在桂林市中心独秀峰的石壁之上!可惜,当时仅是题写而无条件刻石,或者也不敢刻,怕官府追究,但却一时间争相传抄,成为远近闻名的《桂林独秀峰题壁诗三十首》,为“前题壁诗”,后来据说又还流传出“后题壁诗”三十首,更难考证了。总之,算是早期的战地报告文学。
在此随意引介几首:
闻道周郎善用兵,将军小李亦知名。千行坐拥心原壮,一战逃归胆已惊!好勇无谋花乱阵,潜师不出柳藏营。肤功未奏飘然去,纵贼殃民负圣明。
该诗大意为:听说坐镇省城的周天爵,像三国名将周瑜一样善于用兵。带兵的李星沅,也像汉朝的飞将军李广一样有名。看他们前呼后拥的样子的确十分牛气。一与太平军接战就往回开溜,被吓得黄胆水淋淋!花参将是个武夫,只晓得乱打一气。柳都司这个滑头,躲在营里根本就不出兵!李星沅战败身无寸功而死,他倒走得潇洒。他们放纵敌军祸害百姓,有负皇上的信任。
这最后一句,只敢骂庸官,不敢骂皇上。皇上那是谁也惹不起的,文人也怕杀头之罪。可以理解。这种“夹叙夹议”的格律诗不容易写,他写来音韵铿锵,对仗工整而又平白流畅,典故、隐喻用得贴切,尤其以花对柳,幽默巧妙,既极尽对官员们的挖苦讽刺而又富于艺术性,的确难得。
查民清旧资料《太平天国史料钩沉》:“桂林独秀峰前题壁诗三十首,纪贼起粤西事甚详,海内传颂。有壬子冬(1852年)自叙……皆不免讥刺,然自是实录……著者无名氏……传为苏州人汪堃所著。”
这姓汪的才子究竟何许人也?有说是外地来桂林定居的,也有说是暂时来桂林“工作”(当官或做生意)的,还有传说他其实就是一个桂林才子,只是因为他敢讲真话,据实报道了这场战争,怕引起官府报复迫害而隐姓埋名,绝对不敢暴露身份,甚至将他的作品伪托为外地他人之作,都是很有可能的。
我们可以想象,这位“战地记者”在桂林城头上就地采访,调查思考这场战事的前因后果,对朝廷态度与地方官员的劣迹,了若指掌。因当时太平军来势迅疾,桂林城内守兵不过八百,他在骂娘的同时,也难免悲观感慨了:
榕城雉堞认回环,二百年来未叩关。
谁使雄师班马岭?任教群盗聚牛山!
讹言夜半闻风起,残卒六塘带月还。
独坐东城看癸水,签诗应向古碑删!
诗解:头两句写桂林城楼坚固,箭堞回环相连,已有两百多年无人敢来攻打城关。三四句骂,不知哪个家伙叫驻扎在马岭的守军撤回桂林,让“长毛”轻易占领了西门牯牛山一线,直逼毫无准备的桂林城;五六句写南面六塘的少量守军听信谣言草木皆兵,也连夜逃回桂林。至此,太平军从象鼻山到隐山、牯牛山一带,已形成对桂林的环形包围圈,一场大战势必在所难免了。未两句:诗人一个人(拿着长矛)坐在东门城楼上,看着从北面流来的漓江(癸水为北水,从他家乡方向流来的)他在想些什么呢?──据考,当时桂林东门城外有一古碑,上刻有“癸水绕东城,永不见刀兵”的吉祥预言诗,现在看来并不灵验!为此诗人感慨万端:这句麻痹人的鬼话应该从那块神秘的古碑上删去了!
太平军以文昌门方向为主攻战场。现在的文昌桥,当年只是个城门外的吊桥。太平军在象鼻山上架了很多“猪仔炮”,对城内轰击。大军指挥部,就设在山下的云峰寺里。下面的诗就写太平军围城之后,准备停当,开始正式攻城了:
角声吹起万山寒,贼似潮来涌巨观。
象鼻雷鸣争掷炮,龙头近日偏招团。
老弱充师登堞哭,临渴方知掘井难。
幸有将军天上落,凭君传语报平安!
诗解:太平军攻城的牛角军号呜呜吹响,听得人混身发凉,群山回应,似乎连四周的青山都发冷了!“长毛”在号角声中呐喊着,像巨浪像潮水一样漫山遍野地冲杀过来,十分壮观。象鼻山上架着铁炮向城内轰击,其声如雷。姓龙的头目现在才来出资招募民团壮丁。老老少少都被赶上城楼充当炮灰,哪懂打仗?只知道躲在箭堞后面哭泣。官员们平时无备,现在才知道临渴掘井不是个办法。还幸亏向荣将军提前一个时辰冲破封锁进入城内,如同从天而降,民心才稍许得以安定。
这“军门大人”向荣,为广西提督,高级武将,相当于“广西军区司令”吧,他是太平军的老对手了。据载他见太平军扑向荔浦,料定会攻首府桂林,便带随员千人“昼夜枵腹(饿着肚皮)”从小路“通山荷戈疾走”,回救桂林,趁太平军包围圈尚未合拢时“兼程而进,形容枯槁。抵省城后人心赖以安定”。因为当时桂林城内并无高级武将,仅余八百老弱残兵。
下面这首诗写的是桂林南门城外的伏击战与“将军桥”的来历:
匹马单枪走连宵,耿耿忠心答圣朝。
范老兵机同甲储,武侯心事共琴焦。
偏师直捣张旗鼓,危堞高攀静斗刁。
血战随行三百骑,桥头痛绝霍嫖姚。
诗意解:清广州副都统满族人乌兰泰将军忠于朝廷,也带领三百骑兵由永安连夜回援首府桂林。他本意想趁黑夜踏营,用突袭方式攻破太平军重围进入城内,不料在将军桥反中了埋伏,被炮击中“弹穿右膝”而“痛死”,基本上全军覆没。诗中把他比作西楚的著名军师范增,比作使“空城计”的诸葛武侯,比作汉朝大将霍去病,看来作者对战死者情有独钟,一连串的评价,非常之高。──事后桂林人为了纪念他,就把他死的地方叫做“将军桥”。
下面这首诗描述了一次攻城之战的激烈情况:
火光彻夜满城红,万瓦鱼鳞一炬空。
疑阵错落掺妇女,战声嘶喊杂儿童。
梯悬取月空成梦,车走轰雷未奏功。
贼势披猖开夜宴,笙歌群集画楼中!
诗意解:城外贴着城墙搭建的木壁盖瓦的民居被大火烧光,连续几夜天空都被染得通红。攻城的娘子军们压住阵脚摇旗擂鼓助战,布下疑阵,还有童子军跟随着呐喊助威!几十架云梯搭在城墙边上进行强攻,并不奏效;还有几架凶险的“吕公车”专门攻打文昌门,也没成功!到了晚上暂时休战,太平军根本不把桂林守军放在眼里,他们在訾洲沙滩上架起彩楼大开宴会,连夜吹着芦笙又跳舞来又唱歌!
据考证,放火烧毁城外民居的并非太平军,而主要是守城的官员,他们为了视野开阔便于防守,不给太平军提供攻爬城头的方便,而悄悄下令放火烧去沿城墙搭建的“披纱式”木板民房。又据此诗分析,可知太平军中的确有娘子军与童子军,而且英勇善战,太平军的整体气势很强盛。
《桂林独秀峰题壁诗30首》,这一以系列诗歌形式进行的客观报道,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从后人收集文史资料的角度看,这位老前辈“记者”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曾听桂林的老人说(他也是听他的长辈说的),当时南门西门一带,也连日炮声不绝,一片浓烟火海。桂林老祖宗们的守城方法也绝,在城头上烧熔了铁水,见有云梯攻城,就往梯上爬着的人浇上一瓢,只要有一滴沾在身上,就能钻进肉里去!没有准备铁水的地方,有时也泼粪水,使攻城者浑身臭气而丧失斗志。万一人家不怕臭呢?——那真叫没得办法的办法了。
至于那攻打文昌门的“吕公车”,的确是古代攻城的利器,传说是姜太公姜尚(因其封地为吕,又叫吕尚)发明的:那是用竹木扎起的一个方形“脚手架”,下宽上窄,一丈见方,高与城齐,下边装上四个车轮,周围包上木板或水牛皮,以防砂枪箭矢,中间架起云梯,藏满了攻城士兵,车顶还有一个活动盖子,然后强行推到城墙边,车顶的盖子一掀,便搭在城头,拿着大刀的太平军就从云梯上一个接一个跳到了城楼上,情况危急万分,几乎不可抵挡!提督向荣死命抵抗,又叫清兵投掷火药包,又让百姓找来长竹竿缚上浇了油的火炬,不等它们靠近,就去烧那“吕公车”,可想象战斗何等激烈!
又有,太平军中多煤矿工、开山放炮者,最擅长的是挖地道放炸药,用火攻破城。向荣叫人沿城内墙脚下挖了几十个大坑,每个坑内埋上一个大酱缸,中间值班式长期坐着一个人,在地下探听是否有挖地道的动静。如果发现有挖地道迹象,就在那个方向往下打洞灌水、灌火,将炸药弄湿或事先引爆。这些绝招,也亏我们桂林人想得出来!
太平天国拜上帝会的农民起义,算不算“革命”,现在学术界已颇有争议,而按从前的观点,都说它是革命行动,那么,在抗拒农民革命军方面,我们桂林人的老祖宗们为了保命还是蛮“反动”的!
总之,攻城41天,大小激烈战斗20多场,太平军未能攻破桂林城池,洪秀全、杨秀清决定撤围北上,去打全州。事先在象鼻山上扎起穿太平军服装的草人,又设置好长长的引线来点燃火药使大炮不停发射……清军不敢出城追击,反而加强防守,待发现并无敌军时,太平军早已远走高飞了。向荣出得城来,只见到了太平军让人转给他的一件礼物:一具棺材,里面装的是乌兰泰将军的尸体!
此后,太平军的概况是:继1852年4月永安突围北上,围攻桂林41日未克,后北取全州、进入湖南,又有5万农民、煤矿工参加。继久攻长沙不下,在益阳、岳州获船万余,招众水手成立水军。1853年攻下武昌,发展为50多万人的大军,顺长江东下,水陆并进势如破竹,直下九江、安庆等省会,焚烧田契借券,大获贫民拥护,队伍更加发展,直克南京,正式定都称天京,颁布《天朝田亩制度》。继而北伐、西征达两年之久,政治军事均入全盛时期。曾国藩督办湘军以抗──成为近代史地方军阀私有军队之开端。
1856年9月“天京之变”内讧迭起,在天王暗示下,几天中北王韦昌辉杀害了东王及其精锐部属三万人,后又杀害石达开翼王府家属300余人,使军力人心严重受损。后天王又利用燕王秦日纲处死北王,召翼王进京辅政,然而多加抑制。翼王石达开负气率大部精锐离京远征,进一步削弱了战斗力(1863年6月在大渡河全军覆没)。
1858年,太平天国后期处境艰难,青年将领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击破江北大营扭转危局,解天京之围;1860年又破江南大营,并攻取苏南。后因湘军、淮军、英法军和洋枪队等中外势力联合进攻,太平军内部又叛变不断,天京已变孤城。1864年6月,洪秀全病故,7月19日天京陷落。
从金田起义到天京陷落,太平军以暴风骤雨之势,席卷大半个中国,兵力强盛时近300万之众,在世界农民战争史上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它猛烈冲击了封建统治,抗击过帝国主义侵略,用血与火在中国近代史上撰写了轰轰烈烈的一页!
 

附注
网址链接:http://www.hsly.cc/article.php?id=173
该资料与课程结合点:人教版必修一第四单元:近代中国反侵略、求民主的潮流第11课《太平天国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