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桂林

2013-04-26附属中学

抗战中的桂林

八路军办事处
     1938年末,中共中央在桂林建立八路军桂林办事处,李克农为中共南方局秘书长兼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处长。抗日战争期间,周恩来、董必武、叶剑 英等多次到桂指导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的工作,胡志明同志化名胡光,也长期在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工作。 桂林八路军办事处设立期间,在对桂系统战工作、筹运抗日物资、迎送中共重要过往人员、领导桂林抗战文化运动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41年“皖南事变”后,该办事处奉命撤消。1944年11月,桂林沦陷,“万祥糟坊”毁于战火,解放后依原样重新恢复。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位于桂林市中山北路14号,是依托八路军桂林办事处旧址而建立的纪念性博物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叶剑英题写馆名。
 

桂林保卫战
   1944年10月29日至11月初,日军进犯桂林,国民党第四战区组织桂林保卫战。国民党31军131师防守桂林与日军激战10天。391团扼守漓江东岸地区,毙、伤敌兵至万。适值大雨,盟军空军受阻,城防司令韦云松等又临阵脱逃。敌增援部队分进合击,穿山、猫儿山、屏风山、普陀山等阵地相继失陷。漓江大桥被炸断,市、郊交通断绝。在寡不敌众、久战无援的情况下,391团指挥所、1营指挥所、1连、303机枪连、输送连、特务排、防毒排、山炮排、野战3医院各单位一部分和卫生队全部,计官兵、伤员800余人,被迫撤至普陀山七星岩内,继续抵抗。日军围山后,先用山炮猛轰岩口,然后倾倒大量汽油,投入大批瓦斯弹,用火焰喷射器向岩内喷射,致使岩内官兵,全部壮烈殉国。
  抗战胜利后,1946年,收敛壮士遗骨,合葬于此。墓冢长方形,宽5.5米,长6.2米,高1.2米。墓碑刻:“英风状节蒋中正题”。
  八百烈士墓是桂林保卫战的见证与证明,是中华民族儿女坚守与抗争所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记。
“自小听说之桂林景色宜人,为世之罕见,但今日我军遭到了自战争以来最凶猛的抵抗……桂林之敌军的武器竟然大多为我日本国40多年前已淘汰的火枪,如此简陋的武器居然令我们遭受到如此巨大的伤亡,虽为敌人,但亦为之忠勇精神而感概。”    
                                             ——一个日军下级军官记录
“皇军在桂林之役中战死1万3千9百余人,伤1万9千1百余人,失踪300余人,其中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为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日军战地指挥官递交的战报
 

抗战文化城
    在抗战时期的广西,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全国各地聚集到桂林,用文化吹响了战斗的号角,用艺术点燃了抗日的激情。这些作家、戏剧家、理论家、学者们,用文字、用歌声、以文艺强大的凝聚力、感召力和生命力,举起了抗战文化运动的大旗,开辟了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创造了桂林抗战文化城辉煌的历史。

文人荟萃,聚集在桂林的社会科学家,自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新闻出版工作者,作家,诗人,戏剧家,音乐家,舞蹈家,据不完全统计达千人之多。书店,出版社达160余家,整个桂西路,几乎全是书店,当时被称为“书店街”。大小印刷厂109家,每月生产用纸1万到1万5千令,排字每月达3000万到4000万字。整个抗战时期,桂林共出版了200多种杂志,各种新书出版发行,最多每月达40多种。剧院,电影院10多个,集中在桂林的文艺和文化团体达30个。

                                ——材料出自《桂林历史文化丛书》
 

西南剧展 ——鼓舞抗战的盛会
从1944年2月15日开幕至5月19日结束,西南剧展历时三月有余,分为戏剧演出、戏剧资料展览和戏剧工作者大会三大部分。
  参加演出的团队有来自粤、桂、湘、赣四省的28个单位,共演出179场。演出剧目包括话剧23个、歌剧1个、评(京)剧29个、桂剧8个,此外还有少数民族歌舞、傀儡木偶、魔术、马戏等,观众达10多万人次。15天的戏剧资料展览,展出征集到的作家手稿、剧运史料、统计图表、舞台模型道具等1000余件。戏剧工作者大会为期16天,有500多名代表参加,会上有学术报告、经验介绍、专题研究31次,通过各类提案37个。
  西南剧展使戏剧工作者拧成一股绳,以合法的身份向国民党当局主张权利,改善抗战戏剧的困境,这远远超出了单纯讨论艺术的范围。比如,大会通过了请求政府豁免戏剧公演娱乐专税的提案;请求政府改善剧本出版和演出审查制度的提案;请求减免运输费、旅费以减低剧团赴部队、工厂、农村演出负担的提案。
  可以说,西南剧展是中国现代戏剧史上空前的聚会,戏剧工作者在抗日战争极端艰难的环境下汇集桂林,检阅各自辛勤耕耘、创作的成果,把濒临危机的抗战戏剧复苏过来,并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剧展通过交流总结,对戏剧工作者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艺术创作上均有深刻教育意义。
     西南剧展最大历史功绩是极大地推动和鼓舞了桂林乃至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西南剧展结束的一个月后,“国旗献金大游行”在桂林举行,声势浩大,组织者包括在桂林参加西南剧展尚未离桂的代表和桂林的进步文化人士。有学者认为,持续三天的“国旗献金大游行”表现出来的高昂的抗战热情,可以看作是西南剧展的余波。
  盛况空前的西南剧展令世人大开眼界。一个叫赖贻恩的神父看了西南剧展后写了一本书,书中这样写道:“我认为它的价值是无可限量的,这是一个古老的文明不甘于停顿,而在艺术的新发展下检讨,并从中汲取经验。有的戏剧照着千年前的老样子演出,用意则在于鼓舞前方为保卫祖国而战的将士。这次大会应该说是中国新戏剧发展的分界石。”
  当时在中国西南考察的美国戏剧评论家爱金生,更在《纽约时报》撰文介绍西南剧展:“如此宏大规模的剧展会,有史以来,自古罗马时代曾经举行外,尚属仅见。中国处在极度艰困条件下,而戏剧工作者以百折不挠之努力,为保卫文化,拥护民主而战,给法西斯侵略以打击,厥功至伟。此次聚中国西南数省戏剧工作者为一堂,检讨既往共策将来,对当前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实具有重大贡献。”
 

 

飞虎队与桂林抗战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国民党空军力量十分薄弱,可供作战使用  的飞机仅有九十余架,能够驾机作战的飞行员寥寥无几。中国空军将士面对强大的日军空袭,进行了殊死拼搏,终因以寡敌众,力量消耗很大。面对日  本空军的进逼,蒋介石政府在“八.一三”日军进攻上海后,即向国际社会发  出呼吁,请求空军支援,特别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援。但是,美日尚未公开宣战,罗斯福总统不便以美国政府名义提供援助。于是,由新上任的中国航空委员会主席宋美龄出面,聘请退休的美国空军上尉陈纳德来华担任上校航空顾问,负责中国空军的作战训练和发展建设工作。陈纳德年轻时担任过战斗机的中队长,从美国陆军航空兵战术学校毕业后还曾担任过教官,他结合实践编写了《防御性驱逐机的作用》一书。他此次应邀也想在中国战场实践他的战术理论。“飞虎队”是于l941年8月1日成

立(简称A·V·G)。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军把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的桂林文化城视为眼中钉,列为了重点轰炸目标。自1937年10月15日,日机初袭桂林、梧州两地,首次造成平民死伤700多人,至l943年3月间,轰炸桂林达30多次,入空飞机400多架,投放爆炸弹及烧夷弹1000余枚,死伤居民难以计数,毁去半城房屋,计3500栋以上,其景象惨不忍睹。桂林民众翘首盼望着制空权。   
 

1942年6月11日,陈纳德首次率领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第三中队的4架P一40E型和8架P 408型战鹰式战斗机来到桂林,以秧塘机场为前沿基地。 

为迎接“飞虎队”的到来,l933年初建的秧塘机场,通过中国航空委员会拨款、空军第十总站施工和桂林十一县投入近四万民工,分别于1939年、l940年和l941年三次扩修成为正式机场。跑道长达2000米,全由碎石铺成硬面,没有机械施工,成千上万的民工开山碎石,再背着滚碾来回压实路面,桂林民众为此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别出心裁的陈纳德,把战斗机长脖子的机头漆绘成一个个鲨鱼的血红嘴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飞虎队”来到桂林秧塘机场后,立即投入了空战。由陈纳德制定战术,鲍勃·尼尔指挥实施。翌日清晨,基地警报声起,尼尔下令分三批三个高度升空待敌。邦德4架首当其冲在5000米处诱敌;尼尔4架在6000米处待冲,伯卡特3架在6600米处后备,一切准备就绪。   
日机21架侵入桂林上空后,即转向秧塘机场,欲突袭昨日到达的“飞虎队”战机。其中第5架双引擎三菱轰炸机、ll架中岛式97型战斗机和5架型号不明的双引擎战斗机。   
日本人把鲨鱼视为神灵,又敬又畏。此时眼见到一架架呲牙咧嘴的鲨鱼战斗机,在心理上已造成了威慑。在第一层的邦德机组陡然一个爬升,穿过敌人的战斗机群,死死咬住日军轰炸机,敌轰炸机措手不及,己不能顾及轰炸目标,企图回避,但当场被击落3架。在第一线诱敌的同时,其他两个居高临下的机组展开了对敌战斗机的攻击,击伤敌机11架,击落一架型号不明的双引擎战斗机,并俘虏了这架敌机射击手。   
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美英公开对日宣战,与中国结成同盟军。为了加强中国战区,“飞虎队”开始扩编。1942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天,“飞虎队”正式归编为美国第l0航空队第23战斗机大队,即“中国战区特谴队”(C·A·T·F),其中有76中队驻防桂林。二战进入关键时刻的1943年春,盟军在中缅印战场任务加重。3月10日,特谴队再次扩编为美军第14航空队(14·A·F),负责中国战区的对日作战,其中有第23歼击机大队和第308重型轰炸机大队的联队驻防在秧塘机场。歼击机大队第74中队长期保卫桂林市空;重型轰炸机大队有四个中队分赴桂林、柳州各基地。ll月1日,又在秧塘基地宣布成立中美空军混合联队(C·A·C·W),其中中国有三个大队。两个联队均以秧塘基地鸡公山十二重岩为前沿指挥所。 

这时的“飞虎队”已由原来的100架战斗机增加到835架各种类型的飞机,前沿基地分布到西南、华中和豫湘桂战线,控制了中国战区这片天空,扼制着日军南北的大陆交通线和海上交通运输线。而秧塘基地成为了湘桂线前沿的重要场站。最高潮时,秧塘机场有200多架飞机停留。中美空军混合联队在桂林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内,先后参加了湘南空战、奇袭九江、轰炸广东、远袭台湾等。仅向广东方向出击就达54次,出动飞机达千余架次,捷报频传;11月25日,中美联合机群成功地袭击了台湾新竹的日军重要设施后,日军大本营顿觉耻辱 1944年春夏之季,日军大本营下达了以“摧毁美国在中国的主要空军基地为首要目标的”“一号作战”命令,纠集在华主力,发动了一场“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8月,日军直逼广西,陈纳德下令秧塘基地的“飞虎队”战略转移。9月20日,又下令将秧塘机场引爆自焚,没有留给日本侵略军的摧毁和使用。   
二战时期,陈纳德指挥的“飞虎队”,在中国上空共击落日机2091架,炸毁日机509架,击沉敌舰船Il0万吨,击毙日军66700余人,有力地支援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但有2186位美国援华航空人员血洒中国长空,此举可歌可泣。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飞虎队”,壮哉!而陈纳德也从一个鲜为人知的退役空军,一跃而成为世界的知名人物。有关美国空军“飞虎队”战绩的报道,在世界各地传诵;英国人对美国人在远东的战斗很少好评,这次也致函陈纳德,对美国空军志愿队的战绩深表钦佩;由于“飞虎队员”的出色表现,大多数队员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嘉奖。有十多名飞行员获得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美国总统罗斯福还有亲笔信赞扬道:“美国志愿队的大智大勇连同你们惊人的业绩,使整个美国为之自豪。”   
  历史是应得到珍重的。桂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陈纳德将军以及成千上万的美国空军官兵在中国军民浴血抗日的8年中,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和杰出贡献。为了永远的怀念,l993年5月9 日,由北京航空联谊会发起、桂林市政协主办的“飞虎队”纪念石刻4件,在秧塘机场鸡公山十二重岩举行揭幕仪式。石刻有“飞虎队指挥所旧址”、“陈纳德将军观战石”、陈香梅怀念诗和指挥所简介。
1996年10月2日,兴安县华江瑶族农民潘奇斌,蒋军在猫儿山自然保护区黑山崖(仙人愁)采药,在原始丛林中意外发现一架战机残骸。经有关部门调查确定为美军二战时期飞机残骸。1996年11月,江泽民与克林顿通报了发现情况,此后,在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协助下,美国国防部失踪人员防务办公室,先后两次派员来猫儿山搜寻。飞机残骸散落于戴云山黑山崖1828米附近,包括多挺机关炮、机关枪、炸弹、多台发动机、多名美国空军后勤人员遗物和遗骸。经确认,该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中美两国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期间,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三十五轰炸中队的B-24远程轰炸机,亦即“飞虎队—美国志愿航空队”的战机,编号40783号。该机于1944年8月31日下午在轰炸停泊于台湾的日军军舰后,返航时因柳州基地遭日军轰炸,改飞桂林秧塘机场途中因撞上黑山崖坠毁而神秘失踪。十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中美双方分别于1997年1月、11月和1998年9月和1999年4次进山搜寻,前后四次的联合搜寻行动,经过艰苦的清理、发掘,终于完成了失事遗骸的搜寻工作。10名英雄得以魂回归故里,永久安息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
  为了纪念50多年前与中国人民并肩战斗、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不幸牺牲的这10位美国空军英雄,1998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和广西军区在猫儿山建造了一座美军失事飞机记事碑。将英雄的名字连同他们的业绩永远镌刻在中国华南第一峰猫儿山上。他们是:皮尔庞特、托曼戴尔、丹明、沃特、戴陆西尔、杰格、凯雷、基尔西、伯克雷和奈瑟武德。
    如今,二战的硝烟早已散去,英雄的故事仍在传唱!   伟大的抗日战争,我们记住了白求恩,我们同样应当记住陈纳德和“飞虎队”们的名字!他们的功绩将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心中,永载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史册!
飞虎队和桂林飞虎队遗址
桂林飞虎队遗址:桂林西面15公里,距临桂县城2公里处有块方圆7公里的空旷地,1935年,临桂秧塘机场在此兴建。在1941年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活跃在中缅边境的美国驼峰航空运输队在驼峰航线上动用近千架飞机和上万名航空地勤人员来往运送了70多万吨物资和3万余人员,有力地支持了中国的抗战。当时,美国第14志愿航空队(俗称“飞虎队”)在陈纳德将军的带领下,不远万里跋涉来到中国,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飞虎队来到广西桂林临桂秧塘机场驻扎,为保卫中国南方地区和歼击日本海上运输船只立下了赫赫战功。
1941年夏,252名美国志愿航空队员由陈纳德率领来到中国,支援我国的抗日战争,因该队以飞虎为队徽,故称为“飞虎队”。1942年7月4日,美国志愿航空队改编为中国航空特遣队,1943年3月10日,该队正式扩编为第14航空队仍由陈纳德任司令。同年9月该航空队经过整编,将所属部队编为两个混合联队,其中第63混合联队辖第28歼擎机大队和第308重型轰炸机大队,于1943年12月23日从昆明转至桂林机场驻防,担负防空和歼擎日本海上运输船只的任务。指挥部设在飞虎队旧址对面山洞,指挥所就设在这里。第14航空队在桂林驻防期间,英勇战斗,取得了惊人的战果,有力地支援了中国抗日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二战时期,陈纳德指挥的“飞虎队”,在中国上空共击落日机2091架,炸毁日机509架,击沉敌舰船Il0万吨,击毙日军66700余人,有力地支援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60多年过去了,当年“飞虎队”的指挥所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保护下,防空洞、防空用的机窝、压停机坪用的石碾子、日军轰炸后留下的巨大的弹坑等依然存在。1992年5月,当地政府还在指挥所旧址的一座山上立下了一块中英文字样的碑--飞虎队指挥所旧址,以纪念中美人民携手抗日的历史。
 

飞虎队和中国人民的友谊
美国“飞虎队”援华抗日,中国老百姓也保护“飞虎队员”。
1944年2月11日,“飞虎队”中美联合空军的12架轰炸机从秧塘起飞,抵达敌占的香港上空,轰炸日军在港的军事设施和海上运输线,指挥官敦纳尔•克尔中尉率20架战斗机护航。
这是一次庞大的轰炸机编队,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了目标,还击落日机3架。克尔在掩护轰炸日军扩建的启德机场时,遭炮击受伤,他迅速跳伞降落,落到香港境内的新界敌后游击区,得到游击队的救护,安然无恙。后日军搜索逼近,游击队不惜代价,掩护他绕过敌人封锁线到达海边上船,终于安全转移到东江纵队司令部。这个扣人心弦的事迹,后来被拍摄成影片《一个飞行员的故事》上映。
1944年入冬的一天,桂林东邻的昭平县木格乡犁尾洲迫降了1架来历不明的轰炸机,它伤害了几名村民。鲜血直流的飞行员从机舱里爬出来要逃跑,当地乡丁用枪瞄准他大喊:“不准动,举起手来!”惊慌失措的飞行员听不懂,但他看清是中国人时,马上露出微笑,解开外衣,露出印有中国国旗和中文“我是一位为中国抗战的外国飞行员,请把我送到最近的中国当局去”的内衣。乡丁见是盟军,立即把枪放下,热情地为他引路到乡政府。原来,这位22岁的红头发飞行员,是“飞虎队”成员,这天奉命从桂林飞往广州上空轰击日军目标,不幸飞机中弹,自己头部也受伤,但拼力驾机回归,由于机件失灵被迫降落。
秧塘机场闻报后,马上派出机械师去到昭平现场拆运机件。临行前,飞行员拉着老乡们的手依依不舍地道别。
附注:
参考网页http://www.guilinline.com/2008/8-7/200887151614.html
        http://mil.news.sina.com.cn/2003-12-01/167377.html
视频: 桂林抗战文化城之文化集结号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3MTIyNzEy.html
http://www.gxnews.com.cn/staticpages/20050902/newgx4317332d-432119.shtml
参考文献:《飞虎队在桂林:从桂林出发的中美空军》赵平等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桂林历史文化丛书》(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次课程资源与教学结合点:必修一第四单元抗日战争